• TO BE OR NOT TO BE

    2009-10-13

    Tag:


    被最莫名其妙的理由留在了国内。

    少欣的飞机在暴风雨中降落,着地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高烧,水土不服,语言不通,向往地中海文化的少女抵达阿拉伯世界不过半个钟头便深深感到人生苦痛,连带写来的Email中都充斥着各色胡言乱语,只差没有向我真情表白。
    我回信给她:北京气温急降,阴云密布,但是难有雨意。
    我就像被母船遗忘的ET一样留在了这里。

    白天赋闲在家看书扫片网购有一行没一行的写着关于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女人不断浪迹天涯的小说;
    夜里饮酒赏月看信回信坐着某路公车的最后一班到终点站打车回来在楼下抽烟散步发呆。
    决定要走的时家里打了很多电话过来,连一向懒于表态的父亲都语调严肃的要我重新考虑,商晓峰跟着莫言哭天抢地的说李墨霏你冷血无情丧尽天良始乱终弃你就这样不要我们了。
    盖我平日素行不良作恶多端,这两个撒泼哭闹的白痴终于引得苍天垂怜,由大使馆为他们做了无言的裁决。

    崩溃愤怒无奈交加,不知如何是好,就这样仿佛时空间断一般沉默滞留。
    但唯一一个会因为欣喜于我的滞留而让我感到多少安慰的人,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回答我一道愁眉深锁。
    终于觉得意兴阑珊,申请在那儿丢着,等着一个已然没有期待的结果。

    像一头被困在陌生丛林中的野兽,短暂的失去了捕食的本能,徒劳的承受着虚无的围猎。

    想起谢嘉仁有一次喝醉了,不小心说了一句真话。
    一个人要觉得无所归属到什么程度才会需要不断的流浪。
    于是那一天我们喝下去的所有酒都成了苦涩。

    写信给岑玄诉苦,他的回信带着冷笑的口吻。
    他说现在你走或不走又有什么不同,从最初就放弃的路,岂能想回就回。
    他说要走出灯红酒绿迷离醉饮的红尘千丈不过是一步,但你很早之前就选了站在那里等待氤氲的洪水把灵魂慢慢淹没。事到如今你在波西米亚的荒凉中姿态潇洒的走出再远,一样要回到你的繁华里。
    他说李墨霏你从来都没放弃过做一个健全高效功能的都市生物,就安然自处磨砺你的金刚不坏身吧。
    他说一生中有些选择是只能做一次的。

    岑玄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但我对他的恨意比对焚化部还要深。

    大使馆和家里不断继续来电,商晓风和莫言继续一哭二闹三上吊,近来逐渐有了要加入永泉的架势,心里不爽,我决定切断和某人的联络一段时间。
    继续前所未有的迷惘于自己的去留。

    思绪缠绵,不如游走千里,走得再远,也一样是逃离。
    TO BE OR NOT TO BE。

  • Tag:

    办公室的机器就是点儿正。

  • 忘却的西西里

    2009-07-01

    Tag:

    给阿蒙赶[东之伊甸]的完结专题,少爷送的那个杯子放在办公室里,因此要让时间和酒精都越过凌晨才会有写字的效力。结果写好题目和开头之后还是觉得无从下笔,上线下了一阵48级副本,认识了几个不错的玩家,居然还得蒙人家送了一个40级的黑龙王蓝玉,充分感受到生活的幸福之处。

    最近只听Michael Jackson的歌,不过因为动感强烈,导致睡眠不安。从前天晚上开始加起来睡了37个小时,居然梦到两次有人在月球表面跳太空漫步,一次是食物,一次是蜗牛,第一次梦到食物跳到四肢甩落,鲜血淋漓在月球表面上飘来飘去,第二次梦到蜗牛还没跳两步,就垂直摔落把月球砸到对穿……
    我对不起你们。

    两点左右,苏维翁的热量开始在四肢百骸中施然弥漫,深蓝的惆怅在关节中默然发作,整片头骨都布满阴霾的痛。
    于是知道可以开始了。

    原本打算用[回归]作为背景音乐,却不经意的开到了[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心想不妨将错就错。
    相比前作,这个故事更加单纯,关于一个美丽的女人,在一个少年的视线中渡过黯然的宿命和妖娆的劫难,然后一如既往的,风靡盛放。我喜欢她的沉默,在所有的时刻都淡然高傲。
    更喜欢她的黑发,和最初隐忍的美,只在少年的臆想中,放纵一缕蜿蜒的风情,可那之后在妒忌中张扬着金发的喧嚣,已是一种对生的尊重。
    整部电影,她的台词都极少,即使最后一刻,在沙尘中悲哀的匍匐着,失去头发,满面淤青血色,亦只是用洞穿肺腑的力量,声嘶力竭的呼喊咆哮,没有语言。
    她不屑于解释,亦不肯祈求怜悯。
    所以少年永远记得她,直到离开的那一刻,即使她并不知道,在月台上目送着她的仍有一缕纯真的目光。
    她被永远记得,作为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直到电影的结局将近,我才发现文稿寸步未行。
    这的确不是一部适合在赶稿途中用来当做背景声的电影。
    片尾曲前,我又一次听到那个少年最后的台词:“岁月匆匆,我爱过很多女人,当她们紧紧拥抱我时,总是问我会不会记得她们,我会说‘是的,我会记着你’,但唯一我从来没忘记过的,是一个从来没问过我的人。”

    我也曾经问过一个人这个问题,只问过一次,一个人。
    但是并不漫长的时间在恍惚中过去,我却渐渐忘记他的样子,上个月,在KTV里给同事庆祝生日,有人点那首林志炫的歌来唱,我看着MV的画面,用力重叠记忆,却再也找不出往昔只是惊鸿一瞥就能黯然神伤的轮廓痕迹。
    模糊的声线,渺茫的面目,和不再发作的疼痛。
    就连忘记他都是一件令人惆怅的事情,可我竟然已经开始忘记他。
    所以内心是否拥有关于一个人的记忆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一旦你需要记得一个人,就总有一天会忘记他。
    记忆并不能成为血肉,丰润心神,所有的伤痕,都会在遗忘浸润之后,成为潮湿的洞穴。
    空无一物,冰冷而寂寥。

  • Tag:

    受SOLO的影响,一直很喜欢轩尼诗的那个广告,潇洒张狂的男子在画外凛然的道出四个字,活得痛快。我一直觉得自己在向这四个字努力,但是也渐渐的发现,其实我并不真正理解,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母亲说,你是被自己的际遇催促着成为了一副与实际年龄完全不符的人格。
    而或许也就是今日有了这样的际遇,让我今天认真觉得自己是需要反省和自我责难的。

    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个坦荡的人,所以锋芒毕露,气焰嚣张,都不以为意。很多事情,我一直觉得自己根本不在乎,但是如今想来,倘若真是不在乎,又何必人前人后面目狰狞,横生如许少年意气。

    古龙的书看过那么多,一直厌恶李寻欢,如今也仍然觉得将他作为一个人来看待,是何其虚假而透明的幻象,所以喜欢叶开的洒脱寂寞,赞美傅红雪的默然遗世,学习阿飞的快意恩仇,并且,迷恋萧十一郎。
    其实这个迷恋和对李寻欢的厌恶之间是有矛盾的。
    我一直不曾察觉萧十一郎和李寻欢之间有任何的共通之处,亦从来不觉得那个天涯浪子是一个隐忍的人。
    但实际上他是。
    甚至比李寻欢忍受得更多。
    对我来说,忍耐从来都不是美德,所以我无法理解李寻欢作为一个不可能存在的超越人性和俗习之上的,这样概念化的存在。他的确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近乎天真的理想。
    我一直觉得天真是一件可耻的事,现在其实依旧如是,只是现在我同样觉得,成熟并不光荣。
    尤其是自以为成熟。

    一帆说,墨霏,你给我的感觉是,少年得意,所以锋芒毕露。
    被一个真心相交的朋友如是形容,当年该是觉得雄姿英发,但求作为不负的。
    今晚却是一震,刚刚和投资人开过会,老大哥简简单单几句话,说得莽撞少年心服口服,正在思量之间,一帆恰到好处,与往日没有不同的四个字,却因为在自己心里的前后感觉差异,有了当头棒喝的意思。

    就像游游说,在二十岁的某个早上醒来,突然知道了自己应该走怎样的道路。
    在这个瞬间,我发现自己的一生原来已被永远改变,接下来的命运,岂能容我如故少年。

    仍是BlackDevil的氤氲香气,神色木然,眉头凝重。

    因为我渐渐知道,坦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么多年,其实从来不曾真正做到能够将自己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摆到台面上来说。所以事到如今,只能敢于面对自己的过错,并学会道歉、容忍、沉默、坚持。
    而要求自己坦荡,更是一件极度疼痛的事,要一个高傲的人面对自己的过失,一如要他对着陌生人下跪。在疼痛和苦涩之外,更多是屈辱。宛如面对自身的羞耻,却无从回避目光,只是一味的想要将它抹杀,在反复的逃避和强迫正视之中,渐渐麻痹感官,理性的接受,思考,抽丝剥茧,成为坦然的一部分姿态。
    在这样做的过程中,认识到自己的幼稚,与打趣般畅谈童年时代的过错不同,成年之后的诸多不是,已经不能以一笑付之,只能咬着牙,忍住痛,看着它,反复告诉自己一句话,并且最终接受它。
    那是你自己。

    越是长大,越是知道自己远未长大。

    我仍旧厌恶李寻欢,一如我鼓不起勇气来真正凝视昔日的诸多错误。
    本质上,我是一个非常平庸的人,因为知道身边存在着如何资质超凡的人,很多时候看着他,仍旧只是仰息叹服,甚至连学习都难以自问。
    所以大概仍是免不了像萧十一郎那样,用张狂桀骜来粉饰一个既成的角色。
    但或许有一天,我会懂得李寻欢。
    且真正懂得强大。

  • 小晒一二

    2008-11-29

    Tag:

    相当纯粹的小晒一下。

    买了新本以来还没有炫过,顺便秀秀目前杂乱而美丽的桌面,和我花了八百多大洋的无线键鼠。

    IKEA家的工作灯真是相当好用,不但光线柔和,而且在片儿机的环境下能够让整体色调看起来如此温暖美好,彻底省却了PS的力气,从此以后我的PhotoShop终于彻底成为裁切和缩减大小的工具了……

    SONY的SR16,配置不错,外型美,价格也比较实惠。

    桌面全景,买了之后才觉得这张附带16格书架的大桌子真是买对了,当然,基本上从买来的第一天开始它就持续的处于彻底的混乱状态……

    键盘和奸笑的口杯。

    说实话,刚开始用这个鼠标的时候,我觉得它有够沉……